中国人垄断比特币生产的秘密:迁徙的矿场、廉价的电力、枯燥的矿工……

时间:2020-01-13 来源: 社会新闻

北京以西560公里,鄂尔多斯八月,热浪裹着沙子。下午两点钟,警卫眯起眼睛,打开了《正片》“矿井”的大门。

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币“矿”之一。大门是分隔两个世界的分界线。大门外是中国典型的四线城市开发区的景观,而大门内是像黑客帝国一样的科幻场景。

八个蓝色屋顶的大工厂并置。成千上万台“采矿机器”在工厂里发出红光和绿光,日夜为这个“采矿地点”制造数字现金比特币。这个前世界最大的矿拥有比特币世界大约4%的计算能力(生产能力)。在鼎盛时期,它每年能挖掘出10多万枚比特币,价值超过30亿元,2017年8月价格超过3万元。

比特币是“中本聪”在2009年发明的。根据它建立的模型,它利用芯片的计算能力,在比特币系统生成的块中连续进行“哈希冲突”,以赢得记账权限,从而获得系统奖励的比特币。

这个无聊而重复的过程在Bitby行业中被形象地称为“采矿”,从事这项工作的专业人员被称为“矿工”。

在比特币运作的最初几年,普通笔记本电脑可以起到“挖掘”的作用。然而,中国矿工的进入完全打破了局势的平衡。凭借中国设计和制造的专业采矿机器,他们接连上演比特币世界计算军备竞赛,将“采矿”门槛提高了数万倍。

普通电脑已经成为过去,一台标价数万元的集成电路采矿机已经登台亮相。中国“咬洲”和“佳南云志”公司生产的采矿机械销往世界各地。后者甚至想借a股公司进入资本市场。

在夺取了比特币的世界生产力后,中国矿工垄断了比特币产业链的上游:比特币开采,依靠内蒙古、四川和新疆的廉价电力成本。

鄂尔多斯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得益于鄂尔多斯丰富的能源资源和以此为基础的低成本电力,许多大型比特币矿山隐藏在这里。像魔幻现实主义一样,传统和未来在鄂尔多斯神奇地交织在一起。

同样的代表是四川,那里丰富的水资源以远低于燃煤电厂的价格提供电力。为了便于采矿,许多矿山只是建在水电站旁边。然而,由于气候条件的原因,四川的河流每年10月都会经历旱季,这也意味着33,354电(采矿最重要的物质基础)被耗尽。

像候鸟一样,这些地雷在秋天开始迁移。内蒙古和新疆等火电价格相对较低的地区是他们的热门选择。当然,还有更极端的。他们只是将地雷转移到柬埔寨、菲律宾和其他河流常年流淌的地方,从而避免了移民的困难。然而,他们需要相应地承担不同制度和文化带来的风险。

中国矿工的故事神奇地上演了4年。他们用现实世界的电力在偏远的山区、森林和鬼城挖掘虚拟货币比特币。在此期间,经过几次大幅波动,比特币的价格从当时的每枚数百元涨到今天的每枚近3万元。

比特币的底层技术区块链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和应用。基于比特币的新融资方式ICO创造了新一轮财富神话。竞争激烈的数字现金如以太网广场和Zcash应运而生,矿工们紧随其后,导致全球视频卡缺货.

这是一个疯狂的世界,一个脱离现实的魔法世界。

鄂尔多斯的“秘密”

2017年8月中旬的一个早上,《正片》从北京乘早班飞机到包头,从包头机场开车两个小时到鄂尔多斯。这一天,包括《正片》在内的几名比特币内部人士,主要来自美国、以色列和英国,获得了参观全球最大比特币矿山之一的特别许可。

Erdos在蒙古语中的意思是“众多宫殿”,拥有该国六分之一的煤炭储量、三分之一的天然气储量和一半的稀土高岭土储量。这个创造了一系列经济神话的能源资本,曾经在国内生产总值上超过香港。

鄂尔多斯人手中握着大量的钱,他们一直把钱投资于房地产。高峰期,“人均三套房”的梦想成为现实,爆炸后房价很可能会赶上“北上官格”。随着煤炭价格下跌,虚幻的泡沫开始破灭。债务危机导致了大量停工和建筑物的倒塌。繁荣不再是这样了。荒芜的开发区无法进入,被嘲笑为“鬼城”。

直到2013年,鄂尔多斯荒芜的开发区吸引了比特币矿商的注意。大片土地和低廉的热能价格将这座曾经繁荣的城市带入了比特币世界的第一个十字路口。

负责接待来访的安迪告诉《正片》,比特币矿最大的两项支出是矿山机械和厂房,第二项支出是矿山机械运行所需的电力。与前者相比,后者更重要。电力的价格和可持续性决定了矿山的利润水平。

为了获得可靠稳定的电力支持,比特币矿从成立之初就与当地政府和电网公司签订了服务合同。如此庞大的电力消费者很受后者的欢迎。签订合同后,他们每年必须支付数亿元的电费。厂房的建设和维护也可能带来高额税收,并解决一些就业问题。

侯杰,一个负责维护这里采矿机器的中国人,是内蒙古人。作为一名计算机专业的学生,他第一次听说需要“大数据处理”人才,所以他来应聘。

"直到我到达,我才知道这是一枚比特币地雷."虽然他从未听说过,但他的高收入和简单的工作内容使他坚持下来。他告诉《正片》,矿工只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确保采掘机的正常运行,所以他的工作“主要是测试温度和湿度是否合适,电网是否足够合适,同时也将有问题的采掘机及时送去维修”。

“如果电压不稳定或暂时断电,煤矿每天可能损失数百万美元。”同样,矿井仓库内的通风和温度也会影响矿井机器的运行效率。虽然这些东西小而琐碎,但它们会直接影响到矿山的最终收入,所以它们不可忽视。

还有20多人和侯杰有着同样的责任。他们分为三组,每组工作8小时,以确保每天24小时有人在场,每天365天维护矿井和矿井机器。

矿井运行7×24小时,因此不可避免地会有损坏的矿井机器。夏季,由于电压的潜在不稳定性,采煤机的损坏率较高。为此,该矿专门配备了一批维修工人。损坏的矿井机器被从矿井中移走,并在修理后迅速装载到矿井中。

探测、维护、修理,矿工们在这个城市荒凉的角落里,日复一日,单调乏味的工作,为外界以每枚虚拟货币比特币近3万元的价格。

比特币拯救“废弃的电力”

与鄂尔多斯的世界级矿山相比,四川隐藏着更多与电网公司谈判能力较差的小矿山。

四川阿坝,距离鄂尔多斯1200公里,是年轻的中国陈正的矿山,建在大渡河支流的水电站旁边。

近一个世纪前,红军在长征中强行通过这里,在层层包围中打开缺口,顺利向北推进。如今,大渡河因其巨大的地形落差、丰富的水资源和狭窄的河谷,因其丰富的可开发电力而被许多矿工视为采矿的绝佳地点。

陈早些时候注意到这里的矿工,“四川拥有全国最多的水资源,有成千上万个大大小小的水电站。这里有大量的电力,甚至一些本来应该用来发电的水也只能因为电力供应过剩而白白排放。我们称之为“权力放弃”

比特币拯救了这些“断电”最初需要从水电站释放的水被用于比特币矿发电。水电站赚取巨额利润,而矿工们得到他们梦想的低成本电力。

"我不能说这里的价格太好了,但通常不到20美分(一次通电)."陈正透露。

是否选择

相比之下,四川有明显的优势,全国有4000多个水电站,其中许多是不需要互联的小水电站。矿工蜂拥而至。有些甚至直接为水电站付费,以确保稳定的电力供应。

作为四川的早期矿工,陈正的副业之一是为投资者寻找水电站,但他发现随着越来越多的矿井进入,找到合适的水电站极其困难。然而,这对矿工来说也很困难。如果他们买不到水电站,为什么不自己建一个呢?

2016年9月,四川省政府发布的一份文件完全封锁了这条路线。文件《正片》明确指出,在“十三五”期间,四川将严格控制中型水电项目的审批,全面停止小型水电项目的开发,停止已建中小型水电站的扩建。

对于合适的水电站,需要检查两个指标,一个是装机容量,另一个是可用发电持续时间。前者决定水电站的发电量,后者决定水电站的发电量。“如果发电量和发电量都不大,采矿机就不能运转足够长的时间。简而言之,周期将会延长,否则赚钱速度将会放缓。”陈正解释说,该矿的商业模式简单而粗糙:矿区购买了台采矿机器用于安装和运营,采矿机器是固定投入,电费是日常开支。在挖掘出的比特币价值超过采矿机器和电费后,该矿可能开始盈利。

但是,这个模型没有考虑采矿机器的损失。摩尔定律仍然适用于采矿业。随着新采矿机器的增加,比特币世界的计算能力日益增强。因此,在达到收入平衡后更换采矿机之前,矿山需要与时间竞争以赚取更多比特币。2015年,当硬币价格处于低位时,陈正见证了许多矿山无法维持生计。挖出的硬币甚至不足以支付高额电费,更先进的采矿机器被替换。最终,他们不得不放弃矿井,离开矿井。

矿山里的候鸟

四川,中国西部的一个省,有便宜的水和电,但是它的缺点同样明显。每年十月,这里的河流都会进入旱季,这意味着维持矿井运转的水电站会干涸。

像候鸟一样,这里的煤矿跟随低廉的电价迁移到新疆、内蒙古和北方的其他地方。

矿工需要争分夺秒地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完成矿山机器的拆卸、运输和建造。时间是他们的敌人。如果有一天被推迟,一个人将损失数百万利润。

进入八月,陈正将为即将到来的矿井迁移做准备。他需要去内蒙古的冬季矿区检查,以确保该矿区的安全和供电。此外,他将提前与团队联系。每辆车将配备3名司机,他们将轮流替换它,直到矿车平稳到达。

尽管有这么多麻烦,已经这样运作了两年的陈正已经有了足够的经验。他熟悉冬季矿井的稳定供电。

相比之下,这个行业的新进入者王伟运气不好。随着旱季的临近,他和他的搭档在云南投资的矿井中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冬季迁移地点。他试图访问内蒙古的几个城市,但要么电价太高,要么热电厂拒绝与他签署供电协议。

"供电部门的领导们,因为他们不熟悉,不明白为什么我需要这么多的电力,不敢轻易给予。"王伟有些苦恼。

但他仍在努力。他的几个合作伙伴也试图在新疆、陕西和其他地方寻找电力。

也有厌倦四处奔跑、以另一种方式看待东南亚的矿工。那里的水电资源更加丰富,纬度越低,旱季就越短。然而,对当地政策和文化的不熟悉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新的麻烦。

视频卡缺货:矿工转向竞争性货币

矿工

基于这种能力,自2017年以来在世界上广受欢迎的ICO主要基于以太网区块链。这些因素推高了以太网广场和以太网经典的价格。

不同于比特币、以太网和其他有竞争力的货币,它需要更少的计算能力,擅长计算的计算机图形卡图形处理器也可以胜任。

然后,一个戏剧性的场景出现了。最初,产量相对稳定的视频卡是由矿工成批购买的。尽管基本价格翻了一番,但整个市场的视频卡仍然缺货。

电子商务平台和实体店到处都缺货,游戏玩家和网吧老板等原始目标客户完全被蒙在鼓里。市场上偶尔会有二手视频卡,但价格比全新产品贵,供求关系完全失衡。

“将会有一场矿难(货币价格急剧下跌),所以我们可以买一张视频卡。”一名玩家在社交网络上恳求道。

“不要我的,比特币是三万!让我们先买一个二手的,也许明年就买不到了。”另一个玩家被说服了。

(应受访者要求,陈正和王伟是假名)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本文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来源。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

新闻排行
  1. 投资界(微信标识:学究2012)12月17日报道,石兰科技近日宣布完成首轮融资,精卫中国牵头,老股东景源紧随其?

    投资界(微信标识:学究2012)12月17日报道,石兰科技近日宣布完成首轮融资,精卫中国牵头,老股东景源紧随其?...

  2. 这次机器配备了3000毫安的电池,比GALAXYS6中使用的2600毫安的电池有了很大的改进,但是手机的官方名称还不

    这次机器配备了3000毫安的电池,比GALAXYS6中使用的2600毫安的电池有了很大的改进,但是手机的官方名称还不...

  3. 文章简介乙型肝炎是一种慢性传染性遗传病。许多乙肝患者停药后几年会复发。我们做什么呢对停药后复发的乙型

    文章简介乙型肝炎是一种慢性传染性遗传病。许多乙肝患者停药后几年会复发。我们做什么呢对停药后复发的乙型...

  4. 8月初,《我在宝洁犯过的那些价值10亿元的错误》在朋友中很受欢迎,阅读了10多万本书。其作者是化妆品“习?

    8月初,《我在宝洁犯过的那些价值10亿元的错误》在朋友中很受欢迎,阅读了10多万本书。其作者是化妆品“习?...

  5. 品盛华南生产基地位于深圳龙岗金堂工业园区,占地约50亩,员工2000多人,年产值15亿元。广东品盛电子有限公

    品盛华南生产基地位于深圳龙岗金堂工业园区,占地约50亩,员工2000多人,年产值15亿元。广东品盛电子有限公...

  6. 11月17日,艺术家林志玲和日本解放兄弟的成员秋叶在台南举行了婚礼。婚礼前,林志玲通过他的经纪人向媒体发

    11月17日,艺术家林志玲和日本解放兄弟的成员秋叶在台南举行了婚礼。婚礼前,林志玲通过他的经纪人向媒体发...

  7. 这出戏的外部都是温柔善良的,而魏延在网上却不冷不热。今天,她致力于慈善事业。对许多明星来说,他们都有

    这出戏的外部都是温柔善良的,而魏延在网上却不冷不热。今天,她致力于慈善事业。对许多明星来说,他们都有...

  8. 北京以西560公里,鄂尔多斯八月,热浪裹着沙子。下午两点钟,警卫眯起眼睛,打开了《正片》“矿井”的大门?

    北京以西560公里,鄂尔多斯八月,热浪裹着沙子。下午两点钟,警卫眯起眼睛,打开了《正片》“矿井”的大门?...

  9. 来源:新浪VR据相关媒体报道,华晨宝马7月22日宣布,其沈阳生产基地最近实现了5G网络技术的首次迭代,移动网

    来源:新浪VR据相关媒体报道,华晨宝马7月22日宣布,其沈阳生产基地最近实现了5G网络技术的首次迭代,移动网...

  10. 11月28日,“2018智能中国年会”在北京举行。会议表彰了在互联网政务、智慧城市建设等领域做出突出贡献和重

    11月28日,“2018智能中国年会”在北京举行。会议表彰了在互联网政务、智慧城市建设等领域做出突出贡献和重...

日期归档
友情链接